当前位置: 主页 > 音乐 > 欧洲手机操作系统塞班的血与泪:我们是成功的内容

欧洲手机操作系统塞班的血与泪:我们是成功的

2019-09-28 00:07 作者:本站作者 来源:网络整理 次阅读

欧洲手机操作系统塞班的血与泪:我们是成功的

  欢迎关注“创事记”微信订阅号:sinachuangshiji

  文/蒋培宇

  来源:魔铁的世界(ID:jiangpeiyu0916)

  现在,估计没有人会怀疑安卓(Android)和iOS在手机操作系统市场的强势地位。

  市场调查公司statcounter发布了截止2019年3月的数据,在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市场,安卓的份额为75.33%,苹果iOS的份额为22.4%。也就是说,手机操作系统市场由苹果和谷歌说了算。

  一将功成万骨枯,每一个成功上位者的背后,不仅仅有鸡汤,还有渐渐化为泥土的失败者的骸骨。

  安卓和iOS的背后,则飘摇着欧洲手机操作系统塞班(Symbian)的坟头草。

  帝国的黄昏

  今天的很多年轻人对诺基亚这个品牌没什么感觉,但在14年前也就是2005年,诺基亚手机堪比今天的苹果、三星,塞班才是手机操作系统市场的王者。塞班联盟的成员除诺基亚外,还包括摩托罗拉、索爱、西门子、松下、三星、LG、联想等,几乎囊括蓝星上所有手机品牌。

塞班联盟成员/新浪网

塞班联盟成员/新浪网

  2005年是诺基亚的高光时刻,当年它在非洲尼日利亚卖出了第10亿部手机,品牌价值位居全球第六,是全球手机界的带头大哥。

  诺基亚也是芬兰的骄傲,其董事会主席兼CEO约玛.奥利拉(Jorma Ollila)同样在芬兰享有巨大的声誉,也就是在2005年,芬兰在欧盟的议员汉努.塔库拉建议奥利拉去竞选芬兰总统,认为他一旦参加竞选,必将成为芬兰总统的第一候选人。由此可见,诺基亚在芬兰国民心中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约玛.奥利拉(Jorma Ollila)带领诺基亚成功转型,并将其塑造为行业霸主。

约玛.奥利拉(Jorma Ollila)带领诺基亚成功转型,并将其塑造为行业霸主。

  由于在2004年,塞班的大股东Psion(宝意昂)出售了其持有的31.1%的股份,诺基亚占据了约47.9%的股份,主导了塞班的运营,因此,随着诺基亚再2005年冲上手机市场巅峰,塞班也迅速垄断了手机操作系统市场。

  但眼前的繁荣不过是帝国的黄昏景象,因为早在4年前,诺基亚就遇上了麻烦:

  2001年出现销售额增长率不足10%的意外情况,盈利也低于预期,资本市场用跌幅达18%的狠摔发出警告信息;

  奥利拉两次启动的组织架构改革,均不同程度失败;

  新推出的游戏手机N—Gaga亏损了大约3亿欧元,从2001年到2005年期间,诺基亚没有出过一款王炸级别的手机;

  可以说,整个企业是靠着过去成功的惯性在2005年冲上顶峰的,所谓“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。”不过,眼前迷人的夕阳让奥利拉等诺基亚高管们错以为危机已经过去,第二天将迎来崭新的太阳。

  他们不知道的是,在2005年,大西洋彼岸的史蒂夫.乔布斯和拉里.佩奇都同时盯上了智能手机这块肥肉。

  大战前夜

  2005年是个微妙的年份,苹果和谷歌在这一年都不约而同地想要抢夺诺基亚的地盘。

  谷歌的动作要更快一些。

  这一年 ,Andy Rubin靠自己的积蓄和朋友的支持,艰难地完成了安卓系统的早期开发。在与一家风投洽谈融资时,Andy突然想起谷歌的创始人拉里.佩奇(Larry Page),佩奇3年前在斯坦福大学听过他的一次讲座。于是他突发奇想,给佩奇发了一封邮件,问能不能投点儿钱。

  结果仅仅几周后,谷歌直接收购了安卓。因为谷歌知道,随着硬件功能的不断强大,手机早晚会变成移动互联网的入口,而安卓作为手机操作系统,正好可成为谷歌进军移动互联网市场的大杀器。

  和拉里.佩奇苦心积虑要进入移动互联网领域不同,乔布斯则是被焦虑逼迫。

  2005年的苹果公司看起来欣欣向荣,iPod的销量达到了2000万台,是2004年的4倍,占到苹果收入的45%。iPod的畅销还带动了Mac系列产品的销售,苹果公司的形象也因此变得时髦起来。另外,索尼音乐、环球音乐等全球唱片巨头已经和苹果结盟,线上音乐市场成为苹果的自留地,乔布斯的工作就是坐在那儿数钱。

欧洲手机操作系统塞班的血与泪:我们是成功的

  在iPod的巅峰时期,乔布斯居安思危预见到智能手机将很快取代数字音乐播放器,于是iPhone就此诞生。

推荐阅读: